雪国圣经


*凹凸世界。旅行者雷狮艾比双人组。
当年给朋友写的生贺。艾比视角。

如果难逃一死,那就活到极限。

我们将徒步行走过无垠的冰原,仰仗人类常引以为傲的幸运,加以你我周密详细的准备!——理应如此的吧?可这场旅行在第一步便死于非命,因为此时此刻仅仅只有姐一人在忙活。旅人、来者、我的同行之友,以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将自己放在众星捧月的位置。害得我满心欢喜尽数化作了愤懑,一怒之下直冲上前去猛地一跺地板,这次的力度足以使万物震颤了!可这恶棍只是不可置否地翻了个身,便使时间的齿轮再度缓慢下来了。

雷狮!我尖声厉喝,直呼他的名姓。——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就给姐听好了、姐可是很少会喊别人名字的!目的地是未被命名的北地冰...

2017-09-07

雪融水。


临近了春至之时,我便格外留心于日历,细细数算着雪化的时日,唯恐错过了它变作溪边水的那一瞬。万事俱备,也只待春暖花开,许我携上纸笔,往一望无际的郊外奔去了!至于为何是郊外,还不是因为京都内的雪融得悄无声息呀?旅人游者们的一呼一吸、一颦一笑之间,它便蒸发腾空作了烟雾,消失而未殆尽。可恨我略有迟钝,来回数次实在是捕捉不及。怒气之下便决定直往山脚下行去,游它一个不回首!倒也是见京都喧闹得吓人,说是逃难也不为过了。……迎面而来不见拐弯的白色烟雾,烟草的气息涌入鼻腔,呛的我直咳嗽。我以手作扇挥去那飘浮的团团奶白,提高了声朝客厅里喊。

“阿叶、阿叶!放下烟草呀!”

2017-09-04

星。



* 凹凸世界。安艾。设定繁杂。

日后艾比同最后的骑士游历西方,途中除却偶然的强盗与幻想种的袭击,二人更多的时候只是在嬉笑中漫步。他们总是一齐行走着,没有一个人落后。艾比将安迷修过往的历史尽数揪出来,来来回回最起码也笑过了十数次,一边笑着,一边挽紧了安迷修的手臂。落日里安迷修难得地问她,她是什么时候下定决心的?艾比佯装思索的模样,心中却早早地寻到了答案。

“那是第十三年。”

在艾比满载着波赛冬神的恩赐的人生里,那是她第一次提出上岸。马上就要十三岁的小姑娘紧锁眉头,神情严肃得船长都略有出神。她装作大人的模样,粗糙地轻咳了几声,佯装是清了清嗓子,而后以幼童独有的梦中之声,向海面上的万众宣告。

“我要...

2017-09-04

我想那样不适合我,或者说那不是我。
我大声尖叫着想要走出迷宫,自诞生于这世界开始第一次感受到扭曲的痛苦。

我眺望远方,期待着天启的骑士远道而来予我苦难的终结。

2017-09-04

亡。


“鲜花该学会歌唱,那样濒死之际还能呼唤到旅人救它呢!”

艾比在床上蜷成了一团,同时紧紧地将枕头抱在怀中,蹙着眉头谴责世间的一切。万物在此都洗不脱罪名,总得归她挨个儿清点恶行。安迷修只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手中捧着艾比八岁时的生日礼物。那本故事书长久地被她丢弃在储物柜深处,一直到安迷修前来寻找,才终于重见天日。

“那样的话,故事书也要学会说话了。这样还能来感谢我呢——不过这是我应该做的。艾比小姐还想继续听吗?”

“……乱七八糟的事情怎么样都好啦,你念吧!”

故事书是孩童们溃烂的梦境,所有虚无妄想都在被击破时无影无踪。现实如同惊雷一劈直下,吵醒了婴童梦,粉碎了幻想乡。孩子们也哭、也叫喊,但无人去理会...

2017-08-21

念。

* 凹凸世界。安艾。

促使梦境崩碎的是不知礼数的风雨,呼啸着席卷而来,直往她的梦去。世界在摇晃,雨同狂风舞蹈,海怒吼着掀起巨浪。手忙脚乱的船长,手忙脚乱的大副;慌里慌张的女仆长,慌里慌张的游客们。仿佛整条船都陷入了迷乱的噩梦中,唯独她一人——适时地自喧闹中醒来。

艾比揉了揉惺忪的睡眼。她身处于游轮的舱内,仿如异界的黑暗之地。除却此时正嚣张着的窗外的闪电、小小的一盏油灯,此地就再无其他光明。她摸索着直起身来,皱着眉瞅了眼裙摆,而后撇着嘴拍去其上的灰尘。抬首望向对她来说的天花板——咚咚咚、咚咚咚!慌乱的脚步声像是四散落下的国际象棋,叩击在并不光滑的木板上,发出一点儿也不清脆的声响。自外界回响在舱内...

2017-08-12
1 / 2

© 很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