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懒

如名

*大家好,我不学了

可以换头像了!安详(^ ^)

2017-10-27

看了常服之后有1s写日常闪恩的冲动,还是憋下来了,因为写不来。
学院pa人设写的都偏搞笑向了,不过反正是我看的爽的。
…………我还是先打通梅芙吧,接小黑回家。

2017-10-22

写给铁五的好随便的暗杀者paro


* 是原创。
出镜:我 江迟笙 段长袭 乔虞 冷尘

我不会写标题了!!!

“……我觉得我们作为暗杀组织已经失格了。”

红一叶看着眼前的场景,不禁发出了如上的感叹。

或许是受春天温暖气氛的感染,半数的人(约两位)于恍然间趴在桌上陷入梦乡。令人倦怠的细菌同样传染到了剩下的人,不仅有缺席的(一位),还有在玩游戏的(一位)。唯一逃脱懒怠的诅咒,此刻依旧精神饱满的、就只有红一叶一人了。

就算上一秒她还有精力喊几嗓子口号,现在她也在这种氛围的影响下失去了挣扎的动力。既然明知怎样改变都是于事无补,那还不如干脆一同盲目。红一叶坐回了座位,顺带着捡起飘进来落在乔虞头上的树叶,盯着不大显眼的叶脉出神。她似乎在尝试着把树叶的脉...

2017-10-20

潮。


*Fate 魔术学院paro 闪恩。
*灵感《那是个去死的好日子》/《飘摇》
*练习 之类的。建议配合上面提到的《那是个去死的好日子》,真的太好听了,pv是艺术品级别(…)

“不喜欢夏天。”恩奇都说话的时候会稍微放慢点脚步,以尽量准确地表达出自己的情感,“不过也讨厌不起来。”

林荫之下。

大概是濒临黄昏的时间,夏季裹挟着热意的风渐渐失了温度,迎面吹来也不会夹杂着尘土。叶与叶层叠交错,构建成巨大的遮阳伞。连四周的蝉鸣都头一回显得没那么聒噪,反倒是令人有些想沉浸其中。果然是众蝉一齐鸣叫、响彻夏夜而成的蝉时雨,燃尽生命余下的一切谱写的歌谣。

“哦?是这样吗。”

难得一见的,吉尔伽美什的语调里少了几分傲慢,又意外地...

2017-09-25

雪国圣经


*凹凸世界。旅行者雷狮艾比双人组。
当年给朋友写的生贺。艾比视角。

如果难逃一死,那就活到极限。

我们将徒步行走过无垠的冰原,仰仗人类常引以为傲的幸运,加以你我周密详细的准备!——理应如此的吧?可这场旅行在第一步便死于非命,因为此时此刻仅仅只有姐一人在忙活。旅人、来者、我的同行之友,以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将自己放在众星捧月的位置。害得我满心欢喜尽数化作了愤懑,一怒之下直冲上前去猛地一跺地板,这次的力度足以使万物震颤了!可这恶棍只是不可置否地翻了个身,便使时间的齿轮再度缓慢下来了。

雷狮!我尖声厉喝,直呼他的名姓。——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就给姐听好了、姐可是很少会喊别人名字的!目的地是未被命名的北地冰...

2017-09-07

雪融水。


临近了春至之时,我便格外留心于日历,细细数算着雪化的时日,唯恐错过了它变作溪边水的那一瞬。万事俱备,也只待春暖花开,许我携上纸笔,往一望无际的郊外奔去了!至于为何是郊外,还不是因为京都内的雪融得悄无声息呀?旅人游者们的一呼一吸、一颦一笑之间,它便蒸发腾空作了烟雾,消失而未殆尽。可恨我略有迟钝,来回数次实在是捕捉不及。怒气之下便决定直往山脚下行去,游它一个不回首!倒也是见京都喧闹得吓人,说是逃难也不为过了。……迎面而来不见拐弯的白色烟雾,烟草的气息涌入鼻腔,呛的我直咳嗽。我以手作扇挥去那飘浮的团团奶白,提高了声朝客厅里喊。

“阿叶、阿叶!放下烟草呀!”

2017-09-04

星。



* 凹凸世界。安艾。设定繁杂。

日后艾比同最后的骑士游历西方,途中除却偶然的强盗与幻想种的袭击,二人更多的时候只是在嬉笑中漫步。他们总是一齐行走着,没有一个人落后。艾比将安迷修过往的历史尽数揪出来,来来回回最起码也笑过了十数次,一边笑着,一边挽紧了安迷修的手臂。落日里安迷修难得地问她,她是什么时候下定决心的?艾比佯装思索的模样,心中却早早地寻到了答案。

“那是第十三年。”

在艾比满载着波赛冬神的恩赐的人生里,那是她第一次提出上岸。马上就要十三岁的小姑娘紧锁眉头,神情严肃得船长都略有出神。她装作大人的模样,粗糙地轻咳了几声,佯装是清了清嗓子,而后以幼童独有的梦中之声,向海面上的万众宣告。

“我要...

2017-09-04

我想那样不适合我,或者说那不是我。
我大声尖叫着想要走出迷宫,自诞生于这世界开始第一次感受到扭曲的痛苦。

我眺望远方,期待着天启的骑士远道而来予我苦难的终结。

2017-09-04
1 / 2

© 很懒 | Powered by LOFTER